首頁  > 歷史文化 > 文化 > 文苑

2020文藝觀察

來源: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:2020-12-31 11:01

  關鍵詞 精品意識

  打造優質新鮮內容 侯鴻亮(電視劇《大江大河2》《山海情》制片人)

  2020年,我明顯感到整個行業求新求變的意識在增強。《唐人街探案》《我是余歡水》《摩天大樓》,一系列短劇引人關注。《裝臺》《安家》《獵狐》《三叉戟》等劇熱播,女性題材和懸疑劇帶動一個又一個話題,行業劇、都市生活劇都有不錯的新作。現實題材依然是創作主流,現實主義精神從電視劇創作延伸到綜藝和紀錄片。

  市場調整和技術進步,催促大家在求新求變中鍛造精品。2018年以來,電視劇市場逐步沉淀,回歸理性。另一方面,科技帶來無限可能,也為從業者帶來緊迫感。從電影到電視再到互聯網,從近年逐漸強勢的短視頻、直播,到今年受關注的互動劇、豎屏劇,科技改變了影視作品的形態,也縮短了觀眾的耐心。時間碎片化,傳播碎片化,內容碎片化,電視劇受眾已經大量分流,如何留住受眾,是我們未來最難的事情。

  在我看來,長劇和短劇并不是此消彼長的關系,我依然相信長劇的生命力,龐大的電視劇觀眾群、積淀數十年的觀看習慣,意味著長劇依然擁有不可替代的優勢,關鍵在于內容。如今,不論播出平臺還是內容行業都面臨優勝劣汰,不論短視頻還是長視頻、電視臺還是網絡平臺,只有更優質更新鮮的內容才能留下觀眾。

  這一年,觀眾的審美并沒有太大變化,他們一如既往地對好內容感興趣。這一切啟示創作者,沉下心來,不要總想著模仿別人,也不要一味追逐市場,只有守住創作的底線,才可能去追求高線。

  回顧我們團隊這一年,《山海情》(原名《閩寧鎮》)的創作深有收獲。最主要的體會還是從創作本體出發,在適應市場的同時不放棄自己的堅持。《山海情》這部講述一個移民小鎮通過東西協作扶貧走向全面小康的電視劇,讓我們走出選題的迷茫,從風口降落到黃土地,再度認識到,土地和人民是創作力量的源泉。真實呈現、真誠表達,相信若干年后我們依然為自己的作品自豪。

  詩人用語言與讀者心靈相通,歌唱家由歌喉表達心聲,影視工作者通過作品與受眾交流。電視劇是我們從業者面對世界的一種話語。作為大眾藝術的電視劇,始終向著明亮的方向,才可能為社會創造更多價值。

  關鍵詞 時代主題

  直面時代生活現場 歐陽黔森(貴州省文聯主席)

  這一年,熒屏和銀幕涌現不少緊扣時代脈搏、弘揚中國精神的作品,特別是脫貧攻堅主題、抗美援朝主題、抗擊疫情主題的作品,屢屢引發觀眾的熱議。

  中華大地上演進的脫貧攻堅,為人類脫貧減貧提供了中國方案,彰顯了我們的制度優勢和久久為功的力量。在這場舉世矚目的脫貧攻堅戰中,在接續奮斗中,可歌可泣的故事無處不在。文藝工作者緊跟時代步伐,在重大現場面前沒有失聲,以作品發出時代的聲音。

  今年與觀眾見面的電視劇《石頭開花》《花繁葉茂》《最美的鄉村》《一個都不能少》等,就是廣大文藝工作者走村過寨、深入生活,創作的反映脫貧攻堅的優秀作品。這些作品各具亮點,但無疑都來自創作者真實的生活體驗,也只有這些體驗,才使得故事塑造的人物真實而鮮活,傳達的精神深刻而有力,作品才能感染觀眾。

  創作電視劇《花繁葉茂》的過程讓我深深感到,藝術創作一定要腳踩大地,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。為了創作劇本,我在花茂村前前后后待了一年多。在那里,我遇見的老百姓人人臉上洋溢著笑意,真誠又熾熱。在與村民們促膝長談中,我感受到花茂村村民發自內心的幸福感、獲得感。花茂村村支書唐萬財、花茂村駐村第一書記歐陽采薇、楓香鎮黨委書記石曉峰,這些劇中人物就是為脫貧而奮斗、因脫貧而幸福的普通人的縮影。

  抗美援朝主題紀錄片《為了和平》《英雄兒女》、抗疫主題電視劇《在一起》等,也都記錄了人民和歷史的創造,傳遞了鮮明的時代精神。

  期待更多以人民為中心、反映時代精神的優秀作品,讓觀眾看到美好和希望,凝聚為夢想而奮斗的力量。

  關鍵詞 高質量發展

  創作和投資更加成熟 傅若清(中影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、總經理)

  電影是文學藝術和現代工業技術高度結合的產物,創作側重于藝術,制作側重于工業化,發行放映則側重商業化。以往,我們電影產業的高速發展,更多依靠擴大產業的規模和數量。今年,在抗擊疫情和產業變革的雙重作用下,電影產業迎來發展的“窗口期”。一方面,面對媒體融合的時代挑戰,電影需要更具差別化、獨特性的呈現方式,以實現作品的價值、回應觀眾的期待。另一方面,中國電影已由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,產業亟待找到新的增長路徑。

  這一年,創作者更成熟了,投資者也更成熟了。創作回歸應有的角色,產業上下游間彼此體諒、共同攜手,舉國之力、舉行業之力實現“電影強國”形成共識。

  從2019年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創作,到今年的國慶檔、抗美援朝主題影片,我切身感受到,電影行業從適應市場到引領市場的變化。《我和我的家鄉》《奪冠》《一點就到家》《金剛川》《保家衛國——抗美援朝光影紀實》《最可愛的人》《緊急救援》……2020年,主旋律電影贏得觀眾的共情共鳴,帶動電影市場的快速回暖。這說明,有內涵有情感、弘揚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精良之作,一定會得到觀眾的真心喜愛和市場的良好反饋。這也激發大家,在未來努力打造更多既能滿足人民需求,又能增強人民精神力量的電影產品。

  “守正”是我們的立身之本,創新是動力之源。只有不斷“創新”,“守正”才能獲得活力源泉。面對互聯網媒介和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,中國電影的再騰飛還需借助技術的力量。在技術創新上,唯有持續推進電影技術和產品的研發,全面提升電影產品和影院終端的技術品質,才能為產業升級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撐,也才能穩固電影觀眾群體,進一步做大增量。

  關鍵詞 電影“新力量”

  發現和培育電影新人 李少紅(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長)

  前不久的第三十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導演論壇上,我與幾位電影人共同探討了青年電影人的發現與培養。最近10年,全國出現了數十種扶持青年電影人的計劃。僅在今年,我們就看到既有政府背景、純公益性質的扶持計劃,也有各大電影節的培訓創投活動,還有行業巨頭為了豐富人才庫、業內人士培養創作隊伍發起的培育計劃。由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發起的“青蔥計劃”,也在今年走到第六個年頭。5年來,我們看到一部部青年導演的首部長片拍攝完成,在國內國際電影節嶄露頭角。

  電影是創意產業,更是人才密集型產業。電影的競爭,歸根結底是人才和創造力的競爭。扶持電影“新力量”的方式層出不窮、逐年遞增,這得益于蓬勃發展的電影市場對人才的渴求。我們收獲了一些成功的案例,但也發現了有待解決的問題。比如,資本力量介入太早使得扶持計劃趨于復雜。一方面,因為資本的強勢,青年導演創作的主動權和話語權相對減少;另一方面,活動期間熱度滿滿,后期卻推動力不足,難以長效為行業輸送新鮮血液。

  我是過來人,經歷過青年導演這個階段。“怎么幫”以及“幫什么”,對于發現和培育新人尤其重要。今天青年人面對的運營體制、市場環境與過去大不相同,面臨的成長問題卻有很多相似。從自我質疑到外部質疑,從不被認可到被認可,需要一個成長和積累的過程。我們現在想做的是,用自己的經驗以及行業沉淀,幫助青年人建立信心、提高業務能力,同時保護他們的創造力。

  中國電影在一代代電影人手中薪火相傳、成長壯大,我們還要一代一代傳承下去。未來的重點是建立一種持續、長期、有效的青年導演培養機制,讓更多青年人扛起重任。(記者 任姍姍)

亚洲第一成年网站视频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人成视频_欧美成人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